吉林松原前郭尔罗斯县宝甸乡孤店村
本站网址:
465341.cnlhzb.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民俗风情

蓝天下的草原

发布时间:2015-07-14 13:56:18     阅读:578 举报
 
    我又去了趟草原。也许是我没到过真正的草原之缘,我对宝甸草原竟然情有独钟。每年当中的每个季节,都愿意以各种理由前往,恐怕错过什么似的。
    这不,就在7月8日的中午,我利用下班的时间,让同事将我送到了宝甸草原北部,查干湖机场连接线5公里处。开始了本次所谓的草原之旅。
    宝甸乡草原给我总的印象可以用十二个字来表达,那就是:天蓝蓝、草莽莽、花如海、歌如海.
    天蓝蓝。这是蜗居地城里的人们所不易看到的。在这里,你看不到扶摇直上的工厂黑烟,看不到汨汨流淌的工业污水和城市废水,看不到川流不息的大车小辆,更看不到城边、江畔、林带、草坪上陶醉的游人与狼籍的垃圾。满目蓝天,沁心养眼。此时,让你感觉到天之蓝、天之广。也深刻体会到“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的迷人画卷的意境。
    碧草连天去,白云入梦来。此刻,即使你再烦躁,只要随意躺在草地上,分享着微风轻拂、阵阵野花的清香,时不时地拽几根青草含在嘴里,略带苦涩的味道让你感受到大自然原始的气息。人是醒着,可是却又像是醉了.
    我毫无目的地深入草原。任凭温柔的草原风温柔地吹抚着。青草,把无垠的绿意延伸成绿油油的梦境,任由你的视野舒展,筋骨舒展,思想舒展。
    我愿迎着风奔走于草原。那是因为有洁白的云从远方缓缓而来,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是来接我的吗?我真想撕下一角儿,脚踩祥云,在美丽的草原上空飞翔,俯瞰着蠕动的草原、滚动的牛羊,还有那星星般的花黄。
    我愿迎着风奔走草原。那是因为有风从远方来,有时让你感到清凉,有时让你感到温暖,有时让你感到火辣辣的。随风而来的是那滚滚的绿浪,由远及近,涌动青春的潮,爱恋着你,亲抚着你,继而又毫无牵挂地,带着孕育许久许久的思念,随着云影,追求着那草原的浩瀚。莫不因为停放在遥远的天边的那辆早已破旧的勒勒车旁依然飘动的长袍?
    我更愿意顺着风游弋草原。那是因为有祥云向远方徐徐而去,越来越远,越来越融入天际,那时,我的心,你的心,会不自觉地随云飞动,此时的你我,好似只是个躯壳,那一刻,你我犹如真魂出窍天地融合。
    我更愿意顺着风游弋草原。那是因为草原的风、涌动的浪引导着我,让人感到,那是在乘着一柄绿色的舟,在绿色的海中顺流摇曳。那花、那草、那牛、那羊,无疑就是命运的双桨激起的五彩的浪,追寻着草原的宽广,莫不是因为那早已缭绕在天边的歌谣?
    草悠悠。过去,由于掠夺式的放牧,草原缺乏治理,“三化”现象严重。若大草原,碱迹斑斑,草原退化严重。如今,实行草原禁牧、轮牧,国家加大治理“三化”草原的力度,草原植被得到较好的恢复。草长莺飞便是如今宝甸草原的真实写照。
    漫步在7月的草原,让你置身于草莽之中。虽说草之绿,但细分,草之绿也有不同。七月的碱草,约40-50公分高,分地块,低洼地块由于水分较充足,长势就好一些。碱草是草原的主人,七月的碱草近于黛绿,是草原的主色。也有其它的草种,如洼处生长的哑巴苇子,密密麻麻,翠绿翠绿的;星星草,多数是密密地你挤我,我挤你地生长着,也有一蹲蹲地,多表现为土白中带着一点淡绿;主茅草,茂密 细软,淡绿,给人一种毛耸耸的感觉。还有小叶樟,秕子草,多为细高、稠密、成片,略呈黄绿。有点意思的是贝加尔针茅,一蹲一蹲的,多而疏,高而细,约60公分,茎如细玻璃丝,叶细如长发,淡黄色,茎顶端为平顶状,如文竹叶,实为开花结实之部,呈浅褐色,如此蹲下,可透过耸耸的茎叶望到远方的一切。还有许多,什么兔茅蒿、地榆、野谷草、断肠草、防风,裂叶蒿、细叶旋复花、大油艺、柴胡、知母、黄蒿、蒙古蒿、扁宿豆、马莲、狼尾草、东北苦菜、碱蓬子、草苜蓿、甘草等等百余种。各种各样的绿,汇成了滚滚的草原绿洲,让你真的游弋于绿色的海洋。
    有道是“望山跑死马”。的确,进入草原后。给我的第一感觉便是草原之广,尽管这里只不过是几千公顷草原,只是郭尔罗斯草原的一小部分,更不能与呼伦贝尔大草原相媲美。但对当地来讲,也能让人引以自豪。哪都好,每到一处都舍不得离去。转而又迷恋别处。哪里都可爱,都让你十分迷恋,都能讲出许多故事。贪婪地拍摄,唯恐漏掉一处美景。草的生长很有趣儿,远看一片绿,近看绿一片。角度不同,视觉不同,感触也不同。虽然草原只是一片绿,我却将之看作是一片绿洲,置身于这滚滚绿浪之中,让你忘记头顶的烈日炙烤,忘记翁翁追随的蚊虫的叮咬。整个身心仿佛融化,或是一阵清风,或是一弯碧水,或是一抹淡淡的绿,涌动着,流趟着……
    花如海。草原的神奇之一,那就是繁花似锦。没有花,就没有了草原。春天,草原上花多,数不清。夏天,草原上的花也不少。放眼望去,红的、白的、黄的、紫的、褐色的,一片一片的。那些花儿们,随风摇动,向着蓝天,向着白云,向着盘旋于长天的苍鹰,向着烈日下依然如痴地光顾草原的我示意,展示着迷人的五彩斑澜的霓裳羽衣。风吹草低,野花如星,如碧海之上泛起的五彩浪花。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真乃“风动一片花色”。
    草原上的花各色各样,多为无名野花。能叫上名字的有红花子,山菊、桔梗、黄花菜,狗尾巴花,兔茅蒿,翠雀、翠菊、大花野豌豆、一年蓬等等。不知名的太多太多。
    最美不过萨日朗。听说草原上萨日朗较多,成片,火红火红的,诗人们多用火红的萨日朗形容年轻美丽的蒙古族少女,前郭县也将之命名为自治县县花。然而,这片草原这种花并不多。还真是不易,进入草原时,一直想寻找萨日朗,很长时间也没发现。然而就在休息的时候,在正前方草丛中,无意间发现了两株桔红色的红花子,我为之一震,萨日郎!这让我很是欣喜。虽然很弱小,终是难得,事实上这次深入草原,也只是见到这两株,这就显得更难得,一下子让我有一种蓦然回首的感觉,也算是不虚此行。
    歌如潮。歌唱草原的歌很多,然而在这里,你找不到那些名星大婉儿,也听不到马头琴的悠扬与动人心弦的长调。烈日下的草原,寂静得让你倾听到草原的心跳。难道这便是如潮的歌唱。我索性躺在软软的碱草上,闻着青草的馨香。忽然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悦耳:蚊虫的嗡嗡声,野蝈蝈的沙沙鸣叫,黄莺的阵阵啼鸣,百灵在低空中婉转地呼朋引伴,还有远处山鸡声声的呼喊,甚至隐约听见草原深处低转的箫声……这便是如潮的歌海吧!
    你方歌罢我方来,草原总有那永远唱不完的生命的旋律。
    要离开草原了,尽管已是大汗淋漓,全身疲惫,我依然是那样地恋恋不舍,依然贪婪地欣赏归途中的一切。突然,惊起了一只山鸡,扑楞楞地落在几米远的地方,又飞起,落点再远一些。不过没找到窝,而是见到十多个小鸡崽儿,与刚孵出的笨鸡崽区别不大,野鸡崽儿稍小些,淘气,跑的快,当地人把它们叫野鸡溜子。见有人来,这些野鸡溜子纷纷跑进草丛里。我这才意识到,母山鸡是在转移视线,玩儿了个调虎离山的小把戏,想用生命来保护她的孩子们。
    这是多么本能的举动,却又是来自伟大的母爱与无私的呵护啊。
    是啊,草原就象母亲一样,无私地哺育着生生世世生活在这里的宝甸人。
    祝福草原!


                                                                                                                                             写于2015年7月11日